台球比赛2017视 > 都市小說 > 替婚萌妻少爺難伺候喬陌漓顏汐落 > 第2760章 那個旋渦就是回去的路…

澶╂触鍙扮悆姣旇禌: 第2760章 那個旋渦就是回去的路…

 熱門推薦:
??平順全程陪同著靈溪,生怕她會因為傷心而倒下來。//www.62xs.cc

??幸好靈溪遠比他想象的堅強,雖然傷心到腳步虛浮,到底全程堅持了下來。

??如今參加葬禮的人都離開了,就剩下平順、靈溪和兩只靈獸,以及始終默然不出聲的姬飛鸞。

??而柯伽和蘭馨因為還要負責處理皇宮里的其余事情,等葬禮結束就不得不離開了。

??平順看了眼身后的姬飛鸞,總覺得他有點奇怪,比如姬飛鸞的突然出現,還有他對皇宮地形的如此熟悉……

??不過眼下并不是探究這個的時候,他首先要做的,是安撫好傷心的靈溪。

??平順將心底的疑惑甩出去,然后彎腰蹲在了靈溪身邊,輕聲說道,“靈溪,回去吧?”

??“回去?去哪兒?”靈溪愣怔抬起頭,蔚藍的眼眸里全是茫然,“爹地和媽咪都不在了,現在哪里才是我的家?平順,我已經沒有家了?!?br />
??說著,晶瑩的淚珠自靈溪眼角滾落,令她泣不成聲,終于失態地撲進平順的懷里,“我再也沒有爹地和媽咪,以后再也沒有親人,更沒有家了!你告訴我,我還能去哪兒?告訴我??!”

??擁著在自己懷里哭得凄慘的靈溪,平順的心格外的疼。

??他知道,此時的靈溪再也撐不下去,終于卸下了所有堅強的偽裝,只能躲在自己懷里哭泣。

??平順伸出手,輕輕拍著靈溪單薄的后背,“乖,難過就哭出來,痛痛快快的哭出來。你不會沒有家的,以后我就是你全部的依靠,我的家就是你的家,無論你走到哪兒,都有我陪在你身邊?!?br />
??痛哭出聲的靈溪縮在平順懷里,哭得狼狽,“可是我還是想他們活著,哪怕媽咪不同意我們在一起,我會去努力爭取贏得她同意,也不想她就這么丟下我離開??!以后我就是沒有爹地和媽咪的小孩,再也沒有了??!”

??平順緊緊抱住失態的靈溪,輕聲哄著她,聲格外的溫柔。

??遠處的姬飛鸞無聲看著這一切,嘴角悄然揚了起來,里面似乎藏著抹不易察覺的嘲諷。

??他站在原地看了好一會兒,這才邁步走到靈溪和平順身旁,輕聲問道,“你們知道該怎么才能離開這里么?”

??平順原本正在柔聲寬慰著靈溪,聽到姬飛鸞的話,立即扭頭看過來,“難道你知道?”

??這個姬飛鸞神神秘秘的來歷不明,平順心里頓時多了幾分戒備。

??面對平順帶著探究的目光,姬飛鸞笑得隨和,“如果我沒有猜錯的話,惡魔島附近的漩渦,就是你們離開這里的通道?!?br />
??他的話音剛落下,平順立即站起身,警覺質問著姬飛鸞,“你怎么知道惡魔島附近有個漩渦?難道你從那里進出過?!說,你到底是誰?”

??“要不要這么緊張?”姬飛鸞笑著擺了擺手,示意平順放輕松,“我只是偶爾聽別人提起,說是惡魔島附近的漩渦,就是離開這里的通道,當然是沒去過的。你可以只當是句閑談,聽聽也就算了?!?br />
??“偶爾聽別人提起?”平順狐疑的目光并沒有半點放松,依舊眼神炯炯盯視著姬飛鸞,“到底是聽誰提起的?我對這個十分好奇。如果可以的話,我想親自去拜訪下這位老人?!?br />
??“哦,這有什么難的,就是我們之前住過的院落旁,有個賣酒的老人,我是賣酒時偶然聽他這么說的?!笨碌偎茍源鶉緦?,沒有半點為難猶豫的神色。

??平順眼睛眨都不眨地盯視著姬飛鸞,想要從他說話的眼神里看出破綻。

??然而他盯視了許久,姬飛鸞始終神色如常,并沒有半點目光躲閃的心虛模樣。

??平順這才微微垂眸,難道這一切真的是湊巧?

??可是這也太過巧合了吧?

??自己剛跟靈溪商量著離開w國,姬飛鸞就說知道離開這里的路。

??最令人狐疑的是,他說的出路居然在惡魔島附近的那個漩渦處……

??平順之前往返惡魔島,來回時已經注意到了那里有個異常兇險的漩渦,就像個嘴巴似得仿佛能吞噬掉周圍的一切。

??那樣不平靜的存在,真的是離開這里唯一的出路么?

??不只是平順心里懷疑,就算是靈溪也跟著奇怪起來。

??她并沒有去過惡魔島,對那里的地形并不熟悉,更沒有見過姬飛鸞嘴里說的什么漩渦。

??如今聽姬飛鸞這么說,平順的臉色又那么的難看,她不由擔心地看向平順,“到底是什么漩渦?那里是不是很可怕?”

??姬飛鸞抱臂而立,淡然看著舉棋不定的平順和靈溪,不緊不慢道,“你們不用這么緊張,也許是那個賣酒的老頭胡亂說的呢?畢竟誰也不會相信,連通外面世界的通道會是可怕的海底漩渦?!?br />
??他不這么說還說,平順心里還有些不怎么相信。

??如今聽姬飛鸞勸他們不要把那個海底漩渦當真,平順反倒重視起來,認真問著姬飛鸞,“是個什么樣的老頭?帶我過去看看?!?br />
??姬飛鸞抓了抓頭發,為難地說,“我也想不起他的長相,反正就是在我們租住房間的右側,那里有棵梨花樹,每天下午就會有個老頭挑著散酒來賣?!?br />
??“每天下午都來?”平順抬頭看了眼頭上,日頭正端端正正掛著,眼看就要挪過正西方。

??“馬上就是下午了,擇日不如撞日,我現在就過去問問那個老頭?!?br />
??心急著離開這里的平順說完,立即打了個響指,小白和豹兒瞬間飛奔到他旁邊。

??平順翻身上馬,然后看著仍站在地上的靈溪,“靈溪,你要陪我一起過去么?”

??“也好,我跟你過去看看?!?br />
??靈溪輕輕點了點頭,如今的她父母雙亡,看到w過的一草一木都傷心的厲害。

??如果能夠跟著平順離開,暫時換換心情也好。

??逝者已逝,她必須要調整好自己的心情,努力過好剩下的日子。

??見靈溪答應下來,平順微微彎腰,右手握住靈溪的左手,稍微用力就將她給拉到了小白的背上。

??一旁的豹兒不滿地甩尾巴,心里無聲吐槽著:其實騎在它身上更加拉風好不好?主人還真是沒品位,每次都騎在小白背上!
{ganrao}