台球比赛2017视 > 都市小說 > 神兵奶爸 > 第四千二百一十四章:喂狼

鍙岄腑灞卞彴鐞冩瘮璧涚洿鎾? 第四千二百一十四章:喂狼

 熱門推薦:
??這三個男人下來之后,根本就不奔著林昆過去幫忙,而是來到了師彤彤的身邊,笑著說:“小妹妹,我們幫你們也可以呀,可你打算怎么報答我們???”

??“這一條國道可是荒蕪得很,別看最近車比較多,可像我們這么好心主動停下車來幫忙的可是不多的。//www.62xs.cc

??“當然了,這天地下可是沒有免費的午餐,這正好也快到了午餐的時候了,小妹妹打算請我們吃什么呀?”

??越說,這三個一臉猥瑣的男人,就向師彤彤圍了過來,那臭烘烘地大嘴巴,也距離她白皙的臉頰越來越近了。

??“你,你們要干什么呀!”

??“大叔,快來救我!”

??......

??師彤彤緊張地往后退,向林昆求救。

??林昆擦了擦手,不急不忙地道:“小丫頭,你現在知道什么是人間險惡了吧,在這種地界上,輕易是沒人會停下車的,比漠北的野狼更可怕的是這些人?!?br />
??“我說,你們三個差不多行了,別把我這小妹妹給嚇壞了,人家姑娘嬌生慣養,是她爸掌心里的寶,你們應該也有家人了,你們也有孩子吧,都多大歲數的人了,還想著在這荒郊野外的國道上干強迫婦女的勾搭?!?br />
??林昆不急不忙地走過來,臉上的笑容更是人畜無害,仿佛他現在面對的只是普通鄰居家的大哥,而并非三個荒郊野外的悍匪級別的卡車禽獸。

??面包車里,師瑤見狀有些著急,就要下車去,被江詩婷給攔住。

??“放心吧,師瑤姑娘,林昆這是在給彤彤長點人生經驗,不然的話她心性這么善良,將來恐怕會吃更多的虧?!?br />
??同樣,銅山和鐵山還有韓小襖、藍思燕、藍思穎也沒有下車。

??他們隔著車窗玻璃,對外面的一切倒是看得清楚。

??“小子,識相不?”

??其中一個又矮又矬的中年男人,呲著他那大黃牙沖林昆問。

??“識相,當然識相了?!?br />
??林昆笑著說。

??“識相就滾遠點,咱們哥幾個待會兒用完了就還給你,這一路上你還能繼續用,可你要是不識相的話......”

??“怎樣?”

??“今天就把你留在這兒,然后我們把這小妞兒給帶走?!?br />
??唰!

??中年男人手中刀光一閃,一把閃閃發亮的匕首握住。

??師彤彤見狀更是害怕起來,雖然有林昆?;?,可眼前這三個男人太可怕了,小丫頭趕緊轉過身就要讓車里的銅山、鐵山下來幫忙,卻是被林昆拍了拍肩膀攔住。

??砰!

??林昆臉上掛著笑,但突然的一腳,直接就踢在了手里拎著刀的這中年男人的襠下,瞬間,這中年男人一聲慘叫,手里的刀子掉到了地上,疼得眼珠子的瞪圓,甚至眼珠子上的紅血絲都一清二楚。

??這中年男人也不知道幾天沒洗臉,沒刷牙了,他說話的時候本來口臭就挺明顯,這會兒更是能熏死個人。

??林昆實在忍受不了這味道,都快比大糞坑還臭了,直接又是一腳踹了出去,踹在了這中年男人的胸前。

??“??!”

??后者仰天一聲慘叫,直接倒飛出去,撞在了卡車的輪胎上。

??其他的兩個中年男人一愣,當即怒上心頭,也掏出了家伙什就沖林昆撲過來,一個手里頭攥著一把螺絲刀,另一個手里拿著個扳手,只是不等他們到了林昆的近前,兩個人嗚嗷的一聲慘叫,接連地倒飛了出去。

??出手果斷,沒有任何的拖泥帶水。

??林昆沖這三個躺在地上的中年男人走了過來,而這時面包車的車門也拉開了,師瑤以及江詩婷幾個人一起下來。

??“彤彤,你沒事吧?”是要趕緊一臉關心地問。

??師彤彤搖搖頭,看著師瑤道:“堂姐,這些人真禽獸?!?br />
??“兄弟,有什么話都好說,咱們剛剛就是開個玩笑?!?br />
??“對對對,就是開個玩笑,這大白天的,咱們又不能真的怎么樣?!?br />
??“兄弟,要不這樣吧,咱們愿意賠給你錢,你看多少合適?”

??三個中年男人看著林昆走過來,再看他身后的銅山、鐵山以及江詩婷等人,心中立馬明白過來,人家剛剛就是故意耍他們玩呢,一個都這么能打,何況還有兩個大塊頭。

??“賠錢就算了吧,我不缺錢?!繃擲ノ⑿ψ諾?。

??“那......”

??“我喜歡除暴安良,為民除害?!繃擲ミ腫煲恍?,“有些東西在你們的身上,只能是用來做壞事,你們之前也沒少糟蹋姑娘吧,在這荒蕪的地界上,就算是干了壞事,警察也很難抓到你們吧,你們的車牌子也是假的吧?”

??“我,我們......”

??“噓!”

??林昆笑著打斷:“別跟我說,你們之前都是良民,就你們今天這套路來看,一看就不是第一次干這種事了,所以......”

??砰!

??林昆的大腳板子沖著眼前的中年男人的褲襠就踩了下去,悶聲中伴隨著喀嚓聲響,被踩中的中年男人,也馬上為他過去所犯下的罪行,付出了雞飛蛋打的代價。

??“啊......”

??撕心離肺的一聲慘叫,這一聲慘叫還不等平息,另外又是兩聲慘叫響了起來,三個中年男人捂著褲襠躺在地上打滾兒,眼淚鼻涕一起嘩嘩地往外流。

??林昆點了根煙,抽了半截之后,笑著沖慘叫聲漸漸平息的三個中年男人道:“會修車么?”

??三個中年男人:“......”

??半個小時后,機關蓋冒白煙的面包車,被三個中年男人給修好了,這三個中年男人也挺不容易的,蛋蛋都被踢碎了,硬是佝僂著腰給修完了。

??他們也不敢不修啊,這要是不給修利索了,誰知道這個家伙會不會把他們的屁股也給踢碎了。

??面包車繼續出發,大卡車卻是停在了原地,剛剛為了維修面包車,把大卡車上的一個件拆下來裝上去了。

??看了一眼后視鏡里越來越遠的大卡車,林昆笑著沖坐在副駕座上的師彤彤問:“現在不關心他們會不會被狼吃了?”

??師彤彤哼了一聲,“才不管這些人的死活呢,這群惡人,喂了狼都便宜他們了!”

??面包車一路高速行駛,中午的時候路過了另外的一個鎮子,在這鎮子上吃了當地的特色,隨后繼續趕路,等到臨近傍晚的時候,依靠在大山腳下的漠北駐地近在眼前......
{ganrao}